無彈窗小說網 > 武俠 > 光寒九州錄
  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26、慎重

  兩個人的武功都是稀松平常,高個子雖然腦勁不靈,可是化得苦功卻比矮個子要多,而且又明顯占有身高的優勢,數招之后便開始占得優勢,他得理不饒人,招招指向矮個子的要害,矮個子哭笑不得,偏偏有苦難言,只好與他惡斗。
  張十七看兩個人越斗越兇,心中大樂,轉過身去正要借機開溜之時,突然宅門大開,里面有數人提著燈籠出來,一人道:“既然是親戚來了,怎么可以說走就走呢?還請先到大堂喝杯茶吧?”
  張十七愣了愣,轉過頭抱拳道:“不好意思啊,今天太晚,我忘帶禮物了,等我明天帶了禮物再來拜訪也不遲。”
  那個聲音冷哼道:“千里送鵝毛,禮輕情誼重,我們不遠千里來京城,第一天就能遇到親戚,實在是個驚喜,就憑著這個驚喜,就是最好的禮物了,還是進來說話吧。”
  張十七呵呵一笑:“我就連一根鵝毛也沒帶,對不起我的高侄兒,還是等明天吧?”
  他正要快速逃跑,突然發現背后遠遠的地方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著數位白衣人,或舉刀或執劍,早已經把他的路堵得死死的。
  他又瞄了一眼剛才棲身過的大樹,可是黑暗之中,完全看不清那兒是不是有人躲藏著。
  一眾白衣人氣勢洶洶,從四面八方慢慢向張十七一步一步慢慢逼近。
  眼前的情形容不得他思考,他只好一步一步走進院門,院子里是一個煉油坊,里面放著一臺又一臺的榨油設備,一個一個光著膀子的精壯漢子,把一根又一根的木楔子敲進一端榨油杠子之間的縫隙中,慢慢有菜油從另一頭流了出來。
  對于張十七和白衣人,這些精壯漢子都司空見慣,他們只是做他們自己的活,連一眼都沒有看張十七。
  穿過院子后,卻是一間堂屋,里面現在燈火通明,十數個身穿白衫的漢子一手燈籠,一手長刀,分成左右兩排站立著,而在這些漢子的中間,卻擺著一個巨大的太師椅子,上面坐著一個身穿同樣白衣的精瘦老頭。
  老頭的手上拿著一個粗大的煙桿,他猛吸一陣,頓時有煙霧從煙斗冒出來,籠罩在老頭的臉前,讓他的臉看上去不太真切。
  但是張十七卻注意到了老頭一對鷹鷲一般的眼睛,發出攝魂奪魄的光芒,他的太陽穴高高鼓起,張十七聽義父張云海說過,這是內家高手的標志。
  雖然這里所有人中,只有他一個人是坐著的,但是張十七跟著徐景永,見慣了各種達官貴人,卻沒有從他身上看到什么領導者的氣度,也就是說這個人只是出來擺樣子的。
  老頭哼道:“這位親戚,小老兒雖然不是金陵人士,可是在金陵城中,我可從來沒聽說過走親戚需要戴著面罩的,你是不是該露點真面目讓我們瞧瞧?”
  張十七一笑:“我天生長得丑,如果露臉,會嚇死人的,所以還是算了,那個,你們剛才請我進來,我也算進過屋了,這就告辭了行不行?”
  老頭也是呵呵一笑:“如果是親戚,當然是來去自如,只不過你剛才講的復雜,小老兒耳朵不太好,腦筋也有點不太靈,你是不是把剛才的親戚關系跟小老兒也講一講?”
  他的臉色突然轉陰:“如果講不好的話,我們這里的榨油機不少,里面不光能榨沒,還能榨血,小老兒一定把閣下身上的每一滴血都榨出來,一滴都不會剩下!”
  張十七已經徹底明白了,自己已經進了某一個黑窩了,可是蒙面人深更半夜把他送到這里來,究竟是什么意圖呢?不管怎么樣,他不可能讓自己來送死吧?最大的可能性,他應該躲在角落里看他的表現。
  可是自己應該怎么表現呢?對于這個便宜師傅,他連一點信息都不知道,又怎么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?
  張十七的大腦高速思考著,這些人都身穿白衣,肯定來自于一個組織,而這個組織的標志就是穿著白衣,這些白衣人數量不少,肯定大有圖謀,而他們是昨天才到的金陵,一天之內不可能有什么行動,自己就以此入手先嚇嚇他們再說。
  他驚懼之心漸去,突然哈哈一笑:“既然你們請我進來,那就該敬我如賓,我進了門,你這個主人居然連站都沒有站起來,而且對我這個客人,卻連個座位都沒有,也太沒有待客之道了吧?”
  小老頭怔了一怔,下意識站了起來,從張十七進門開始,他就在觀察張十七,可是張十七的身上根本沒有武林高手該有的內息波動,宛如一個普通人一般。
  可是一般普通人要是見到這樣的場景,只怕腿肚子早就嚇軟了,哪里可能如同張十七一般神閑氣定?更何況一個普通人怎么會穿成這樣,單槍匹馬來到這里,而且大大方方從大門進來?
  事出反常必有妖,張十七越不正常,他們就越持重他們這次進京要干一件大事,眼前這個人分不清是友是敵,所以必須慎重!
  在嚇唬完張十七后,他依然有恃無空,面對這么多人卻一點不悚,足以證明對方背后必定有一個大組織,小老頭很頭疼,他很想簡簡單單一刀宰了眼前這小子,可是可能牽扯到的后遺癥不是他可能控制的,所以他還是得先禮后兵。
  他對左右揮了揮手:“看座,看茶!”
  很快就有人給張十七也擺來一個大椅子,還在前面放了一個小茶幾,又有人給他遞上了一杯茶,張十七眼尖,看到那個人的手指似乎插進了茶杯里,他做慣了仆人,對這種動作最是不屑,于是哼道:“遞茶的,你的手指洗干凈了嗎?”
  小老頭一愣,那遞茶的人擅使毒功,剛才在遞茶的過程中,將手指甲插入茶中,實際上是無聲無息的下好了毒,他心里很虛,以為張十七看出了遞茶人使毒,而張十七這樣的說法是調侃自己搞小動作。
  于是他向遞茶之人使了個眼色:“重新換一杯。”
  遞茶之人也以為自己下毒之時被張十七識破,這次他再不敢搞小動作,老老實實重新遞了一杯茶。
  張十七大馬金刀地坐到位置上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那茶茶香濃郁,滑潤甘甜,滋味醇厚,其中隱隱夾有有一股花香。
  他久在徐府當差,識得只有貴州的黑茶加百花茶,才會有這般特別的味道,這種茶極為稀少,京城根本買不到,若不是徐輝祖曾對云南用兵,才帶回這種茶葉,張十七也不會識得。
  這些人既然是昨天才來到金陵,這種茶葉很可能是他們隨身攜帶,也就是說,這些人極有可能來自貴州。
  他臉上蒙著面,小老頭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是試探道:“這位親戚,現在待客之道已經有了,那你這位客人是不是也得有客人的樣子,是不是應該讓我們見一見尊容了呢?”
  張十七呵呵一笑:“各位從貴州遠道而來,只在這里呆了一天的功夫我就來拜訪,這樣的禮數難道還不夠嗎?難道我要從貴州就開始就迎接,你們才會滿意嗎?”
  他這話一說,對面的小老頭嚇得騰得一起從座位上跳了起來:“閣下究竟是誰?怎么會知道我們是從貴州來得,怎么知道我們只來了一天?”
  張十七淡淡地道:“怎么知道的,根本不重要,你們有你們的秘密,我也有我的秘密,我既然光明正大的來找你們,足見對你們沒有惡意,但你們如果一定要咄咄逼人,那我們也就只好攤牌。”
  他故意說了一個我們,小老頭果然更是忌憚,他也更加不看不透張十七的意思,于是他又試探著道:“不管怎么樣,我們已經堂堂正正的把自己亮給你看了,閣下卻連面罩都不敢摘,如何敢說沒有惡意?”
  張十七反問道:“前輩,你說你們堂堂正正把自己給出來了,那你告訴我,你們這次來京城的只有這么一點人嗎?還有,你是此間的主人嗎?既然你們躲躲藏藏,而此間主人也不肯出面,我為什么要把我自己展示給你們看?”
  張十七只是試探,一則他看小老頭沒有管事人的氣質,二則,在徐府當差之時,他知道一般人根本沒有機會見到徐輝祖或是賈老父人,同樣的,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大角色,作為此間的正主,怎么肯冒險親自接見他。
  小老頭得確不是正主,他剛才聽到張十七把他們的來歷暴得清清楚楚,現在一張口就又說他不是此間主人,心虛之下,更加以為張十七對自己已經了如指掌。
  他被張十七揭穿,又不能把正主喊出來與張十七對話,尷尬之間,只好嘟囔道:“我們府主諸般事務纏身,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。”
  張十七哈哈大笑:“你們的府主不是我想見就能見,那我的秘密又豈是你們想聽就聽的,你們的一切,是我自己查來的,那我的一切,你們也自行去查找便是了。”
無彈窗小說網(www.11614729.buzz)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無彈窗小說網 > 武俠 > 光寒九州錄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中国风彩25选7